暗影

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真的好蠢。

刚才起来的时候刷微博看到阿先发飙了,大家果然都是普通人而已。

可是她们又不是那么的普通。


永远的文不对题。



【壹】


那些个张嘴却无法发出的声音与话语。


花了两个小时,清理日志,进行分类,发现中二的自己,发现以前皮肤好的自己,发现无趣的自己。

谢谢你们以前那么耐心做我的朋友和观看。

他妈各种黑历史吓哭了。

我是个无趣的人啊,所以没有朋友。你觉得感动了自己,其实烂得一比。

以前有无数的想和心愿,可是现在却死气沉沉地苟且着。

反正我就瞎鸡巴分类呗,谢谢所有还在这里的个别人。

其实也并没有人在这里了。


神他妈怀念以前有感悟的自己,毕竟从始至终我都是如此的丑陋。

出门吃完回来继续打吧。



【贰】


分享一篇我在路途的东西。



稍微没那么湿冷的天气,我一身湿冷的衣裤鞋袜。
许久未见的友人。
路过了穿着跆拳道服边走边哭的小男孩。
一对母女纷纷在书报亭边驻足说好想吃香肠。
我以为今天不出门,还抹了一脸的那个快过期的油。眉间还有一大块因挤痘用力过度的损伤。
想起刚才翻到以前的照片,自己皮肤没现在这样差,差点哭出声。
总之,出门这一会儿,
似乎感觉到了夏季。
一堆人在这小车站等车,包括刚才路过的母女和一对老夫妻。
听隔壁一对情侣(大概)说车刚走可能要等好久。
那对长得还可以的母女吧唧嘴吃完就把竹签随手扔在了地上。明明她身后就有垃圾桶。
老夫妻站在车站最外沿准备车一来就上去抢座。
我真他妈是一个记录诗人。

而且是油头垢面的。


---

回来路上下雨,我们兜兜转转绕了好多路才坐上车,而且上到车时我才发现我们第一次往回走其实还有更近的路可以选择。

最后到家时间比预计的短,还好雨停了,但鞋袜潮湿。

这鬼天气哪来那么多雨水呢。



【叁】


        那位喜当爹的朋友曾经说过我,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人,有自己的坚持。

        我当时就想反驳,可是还是瞬间又承认了自己是个普通人。

        本来就是的呀,你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能力和特殊。

        很多事情,就像今天搭公交的时候看到握着扶杆的自己的手,发现上面纹路愈深,就像你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庞穿着校服的身影,就像你路过学校、听着铃声与那些现在已没有的喧闹,你不得不服老,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普通,年纪越大生活真的是越来越平淡,与此同时伴随的还有亲友的疾病,生活总是噩耗居多。


        今天挑选商品的时候,她在罗列的毛巾前说,有些人连哭都哭不了了,(而自己还活着,)所以也觉得目前的挫折没那么辛苦难挨了。

        大略翻过以往的文字,觉得自己真的迷茫太多,无趣太多,抱怨太多,依赖太多,幼稚太多。

        所以有些人不回头的往前走,抛下了身后,我这么一对比,也觉得无可厚非。

        毕竟人也都是趋利避害的。

        也很感谢那些包容我的人们,我会继续折腾你们的。


        说来,在多位朋友的分析和劝说下,我真的快放弃今年在工作前去日本旅行的计划了,毕竟我是又丑又穷的人。

        我也真的很期待将来如果可以的话,与她同居的日子,虽然很迷茫和无措,但似乎这样真的上大家所说的普通人的正规。朋友也曾说过,对于已经毕业的我,没有什么事情比经济独立养活自己更重要了,不要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影响自己。

        今晚洗澡时,我还计划着自己工作以后第一笔工资要给自家换一个路由器。现在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不是说要搬出去住吗,买个鬼?

        神他妈忐忑。


        

        吃晚饭的时候,她说自己写的东西老是文不对题,我没出声,心想的是,你TM还算文不对题?我才是神貌分离。

        不过真的很凑巧,在我出门前还没跟她约好的那个在开头的想法,在晚上毫无暗示的情况下她自己突然谈起。

        想起那个朋友跟我说过他现在的男票也是个嘴巴凶说话直来直往的人的事情,就因为这个个性他的朋友都是一些脾气超好的人。

        我想说我大概也是这样吧,总能很幸运的遇到一些好人愿意跟我相处,可是转念又一想,你他妈别臭美了,人家只是找你打发时间罢了,转眼也就是不会回头也无法挽留的人。

        你真的没有你想象那么重要。



【肆】


        逛商场的时候,遇到好几个好像是T的女生,外貌打扮上。

        其实这种说法很有歧义,毕竟我也是打扮偏男性的丑八怪,可是我不是,就像男生喜欢粉色也不一定是给嘛。

        总之,我跟女性朋友走一起,她们直接与我对望的眼光,每次都会让我不自主地偏头避开。

        哦嚯,不过我想我这举止她们应该也分辨出我是不是圈子里的人了。


        以前还不是很分得清P和T的概念时候,初中吧,去理发店第一次剪了短头发,出门就被施施然慢慢走地前台姐姐喊住,一开始我TM还不知道是喊我而大步走,后来她喊道学生这个关键字了我才回头停下。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问了我一句话,我现在都有些记不清楚了,大概就是问你是不是蕾丝边之类。

        神他妈尴尬。

        我说不知道你问的是啥,她说你别装了。

        我其实知道她是说啥,但是我真的不是啊!于是就装傻走了。

        神他妈尴尬和狗血的奇遇。


        反正每次出去遇到似乎是女同的人我都好尴尬啊尤其是表现很明显的T。

        想当年我还有一段时间装作分不清P和T的样子,白眼。实际上后来靠T字形感觉比较有攻击性所以记住了。

        头疼。

        不过,我遇到大部分的她们真的好好看啊,身材也好好。

        皮肤也很好啊!!所以到底为什么会把我这种丑人一开始会误以为自己的同类!!!虽然我不是说丑人就不能有自己的性向,但是我真的觉得太他妈微妙了……

        也许是自己太过自卑和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一切性向都是自由平等的,他人无权干涉和评论。

        如果我有什么观念或者想法还是带有性别歧视的话请告诉我我会改的。



【伍】


        是在下输了。

        上面一段的部分话给朋友看了以后,他说,真的给和拉拉真的不是我现在的眼界能看得出来的。

        是我阅历太浅!喜当爹说得没错!基佬朋友也说得没错!

        别人也可能跟我一样只是外在打扮显得男性而已。

        致歉。

        真正的基佬和拉拉都是大隐于市的普通人,在观察我我说不定也不知道呢,果然是自我感觉态良好地意识过剩了。


        跟朋友还讨论到了关于朋友间互动的问题,说到挽臂。

        对不起我就是一个偏心又冷漠的人,除非心情很好,不然哪怕很好的朋友过来主动挽臂我都会挣脱。

        虽然我知道你们也是信任了才有这些举动的,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啊。

        有一天我发现一朋友不喜欢靠压肩膀的动作,无论是脑袋还是你手之类的碰触,她都会忍不住弹开。

        她一边道歉又一边忍不住避开的时候我还故意去碰她跟她开玩笑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但是心里真的太懂那种感觉了。

        也许是没有安全感吧,而且人就是那么贱,总是对那些不值得的人事物摇尾巴献殷勤做无用功,却不愿回头关怀那些在你身边甚至身后陪伴和支持你的人。

        而我也就是这样的垃圾。


        今晚先这样吧,中途做了一些别的给打断了,暂时没什么要说了。

        窗户对面的餐馆又有女的在边哭边说着些什么。

评论

© 暗黑道路上的遠方 | Powered by LOFTER